欢迎来到Archina.com | 建筑中国
关注建筑中国俱乐部官方微信(微信号:arclub_com)或扫描二维码图片:
建筑中国俱乐部_微信
1.获取行业最新论坛、沙龙、展览预告;
2.获取世界最新经典案例信息;
3.获取行业焦点新闻和人物资讯。
频道本月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BREEAM绿色建筑认证在中国


专访英国建筑研究院(BRE)副总裁Jaya Skandamoorthy


发布日期:2013-11-04
要做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我们需要同时关注环境、社会、经济这三个方面。BREEAM是一个更宽泛的或者说是环境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标准,其中包括经济学和社会学等方面。
媒体:Archina建筑中国网、《建筑中国周刊》 
时间:
2013925                                  
受访人: Jaya Skandamoorthy,英国建筑研究院(BRE)副总裁
记者:顾茹彬、李园园
 

杰雅照片小


日前,英国建筑研究院(BRE)制定并推广的BREEAM绿色建筑认证首次在上海落地。位于上海市北外滩的上海国际航运服务中心有2栋办公楼通过了BREEAM优秀级的绿色建筑认证。9月25日,记者有幸对该项目进行了一番考察,并采访到了BRE副总裁Jaya Skandamoorthy先生,这场对话让我们对BREEAM绿色建筑认证体系有了更为详细和深入的了解。

《建筑中国周刊》:
BREEAM(英国建筑研究院环境评估方法)和LEED(美国民间绿色建筑认证奖项),以及中国绿色三星标准之间有什么区别?

Jaya Skandamoorthy
BREEAM和其他的标准有两个根本的区别。

首先在于BREEAM其实是最早的一个标准,而LEED是在BREEAM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在英国我们绝对不会框定企业如何去建造房子,只会制定一些企业必须达到的指标,告诉企业我们希望他们达到怎样的标准。至于企业怎样去实施就是企业的事情了,我们允许企业改革创新,提出解决方案,以达到绩效要求。LEED是一个更高的标准,它规定解决方案,这是LEED和BREEAM的区别。

事实上,要做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我们需要同时关注环境、社会、经济这三个方面。因此,另一个很重要的区别就在于,BREEAM是一个更宽泛的或者说是环境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标准,其中包括经济学和社会学等方面。它不单单是环境的标准,也是社会和经济问题的重要参考。

《建筑中国周刊》:
您提到BREEAM不仅是环境的问题,同时也是经济学和社会学的问题,在上海国际航运服务中心这座刚刚被授予BREEAM认证的项目上是如何体现的?

Jaya Skandamoorthy
我们非常幸运能够影响到建筑早期的设计,这个影响是决定性的。早期我们和上海国际航运服务中心方面一同围绕这幢建筑进行了深入的讨论——通过让建筑的功能更加明确,降低了对能量的需求,对材料的需求,对水的需求,从而节省了成本。

另一个好处是,上海航运中心的办公楼现在可以收取更高的租金,因为它更加绿色环保可持续,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公司愿意选择在绿色建筑里办公。同时,建筑物的价值也随着租赁价值的提升和运行成本的降低提高了。

《建筑中国周刊》:
您怎么看待中国绿色建筑三星级评价标准?与BREEAM和LEED相比,这个标准有什么需要完善的地方吗?

Jaya Skandamoorthy
我认为这个标准非常好。我们也从这个标准中学习到了很多。要获得中国绿色建筑三星级评价标准,需要对建筑物进行长达两年的监测——这在英国和美国是从未实施过的。但现在我们认为应该将这样的做法增加到我们的标准中去。

事实上,只要方法得当BREEAM和LEED是可以进行合作的,我们已经有了很多这样的先例。所以同样,我认为BREEAM和中国绿色建筑三星认证标准也是可以进行合作的。

其实最重要的是,中国绿色建筑三星级评价标识是中国自己的标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帮助中国绿色建筑三星级评价标准设立一个国际规范而已。

《建筑中国周刊》:
您是否可以向我们透露一些关于这栋获得BREEAM认证的大楼的一些细节,包括它的成本、最初的设计理念等等?

Jaya Skandamoorthy
关于建造绿色建筑这一方面大部分人都会认为成本非常高,当上海航运中心的负责人以为要增加10%成本来获得BREEAM认证时,他们感到不安并且一度想要拒绝。但我们告诉他我们可以很好地控制成本。

如今我们帮助上海国际航运服务中心完成了这个项目,而且只增加了3%的成本。这个成功意义重大,现在航运中心的总经理贺斌吾先生对其他几栋建筑的建造以及申请BRE四星甚至五星认证都变得非常有信心,他已经认识到建造绿色建筑不但不会大量增加成本,还会带来很丰厚的回报。

《建筑中国周刊》:
目前全球有多少建筑已经获得BREEAM绿色认证?

Jaya Skandamoorthy
尽管LEED认证体系在全球的知名度很高,但事实上BREEAM才是世界上最早的一个绿色建筑标准。现在全球有24万幢建筑获得BRE认证,14万幢建筑获得LEED认证。从目前来看,获得BREEAM认证的建筑相对比较多,不过LEED认证的增长速度也很快。

有一点我要说明,我们并不是在与LEED竞争,真正的挑战在于我们怎样建造更多的绿色建筑。在中国,90%以上的建筑仍然不是绿色建筑,所以,如果BRE能够和中国绿色建筑三星级评价标准以及LEED共同合作,使整个市场上绿色建筑的数量有所增加,对我们大家都是有利的。

值得一提是,BREEAM是政府下面的组成部分,所以它的收入是基本都是用于慈善事业的,我们的工作就是为公众利益服务。

《建筑中国周刊》:
BREEAM是否会进驻中国的绿色市场?

Jaya Skandamoorthy
对于我们来说,像上海国际航运服务中心这样的项目帮助我们了解了中国的三星级评价标准,让我们与中国的政府和企业开始了近距离的接触。我们很希望能够更多地了解中国,因为中国太大,太与众不同了,各个省份的情况也不尽相同。

《建筑中国周刊》:
BREEAM在中国有办事处吗?

Jaya Skandamoorthy
现在在北京有一位同事在做运营,推动BRE在中国的发展。接下来我们希望建立BRE中国办公室、建立一个BREEAM的中国本土化团队,从而更了解这里的文化,促进BRE在中国的投资和发展。这个办公室可能计划设置在上海,也可能在其他城市,目前还未确定。

《建筑中国周刊》:
您能否介绍一下与中国政府以及开发者合作的计划?

Jaya Skandamoorthy
目前我们在湖南长沙和北京都已经分别开展了一个项目,其中北京的项目是与万科合作的。

《建筑中国周刊》:
与中国政府合作的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Jaya Skandamoorthy
中国有强烈的投资欲望,对于我们而言,这是一个良好的文化交流机会。中国有不同的文化,了解这些文化以及了解中国的不同之处是非常重要也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在建筑设计的过程中要根据这些不同的挑战而随机应变,从而选择到最适合的方法。

上一篇:罗丹珩:改革时代中的成功旅游地产模式
下一篇:专访英国内阁能源和气候变化部国务大臣 爱德华•戴维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