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Archina.com | 建筑中国
关注建筑中国俱乐部官方微信(微信号:arclub_com)或扫描二维码图片:
建筑中国俱乐部_微信
1.获取行业最新论坛、沙龙、展览预告;
2.获取世界最新经典案例信息;
3.获取行业焦点新闻和人物资讯。
频道本月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中国不是第二个纽约


专访BAKH建筑事务所上海办事处设计总监 Reja BAKH


发布日期:2014-05-20
国际化,中国通,拥有这两项硬通素质的Reja在中国的地界上独立做设计,他眼中的本土建筑建筑市场究竟蕴藏着怎样的挑战和机遇,他又将走出一条什么样的差异道路。
媒体:Archina建筑中国网、《建筑中国周刊》
受访人:Reja BAKH  BAKH建筑事务所上海办事处设计总监
记者:王雯婷
Reja Bakh-crop-1_400
 

曾任职理查德•迈耶(Richard Meier)建筑事务所和格瓦德梅•希格尔(Gwathmey Siegel)联合建筑事务所10余年,又在全球著名建筑设计公司Gensler中国区做到副总裁和设计总监。从纽约到上海,睿智(Reja Bakh)设计参与过的项目囊括了市场上你所能见到的各种业务 ,其中亦不乏拉斯维加斯城市中心、北京金融街西单广场这样的城市地标。国际化,中国通,拥有这两项硬通素质的Reja前不久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公司“BAKH” (赫睿建筑),过去的一切辉煌都将成为履历,一个外国人在中国的地界上独立做设计,又没有大公司大院的雄厚背景,他眼中的本土建筑建筑市场究竟蕴藏着怎样的挑战和机遇,他又将走出一条什么样的差异道路。
 
《建筑中国周刊》:您拥有非常国际化的设计背景,涉猎过住宅、商业综合体、度假酒店、文化建筑等不同的项目类型,您是如何看待近些年来中国文化建筑的发展的?

Reja:事实上,这个问题非常有意思,当我在争取一个项目时,被问及到最频繁、最棘手的问题是,你是个外国人,曾在美国求学,你的经验和经历都是在美国和中国以外的世界各地,那你在中国是怎么设计建筑的?你在美国的纽约、德国或其他国家都有建筑项目,你是否会照搬国外的设计理念、建筑形态及相关的策略应用到中国的建筑中?这样是否能行得通,是否妥当?类似的问题最终都会转移到中国的当代化和中国的西方化话题上。
 
我们并非意在把中国建成第二个纽约。生搬硬抄是不对的,中国应有体现中国特色的建筑。例如,如果走访纽约,你会看到诠释纽约文化、体现纽约风格的建筑,在中国也应如此。我在纽约生活,我了解什么样的建筑风格才是与纽约文化相匹配的,同理,应该是中国人来负责整合设计流程,所以,在我们公司里,有两到三个资深设计师是当地人,他们参与到整个设计流程中。由我来甄别该设计是否与中国的文化相匹配,我认为是非常不妥当的。
 
《建筑中国周刊》:您认为中国建筑师应该在本土的国际性建筑公司中扮演整合者的角色,由他们来演绎本土风格,您又怎么看待中国建筑师抄袭西方建筑师作品这一现象呢?

Reja: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建筑界的相互影响和启发。建筑的灵感可源于生活的很多方面,例如你看到一艘船,也可以启发建筑中的某些设计。我认为这是很好的学习方式。事实上,在很多项目中,我们都尝试创新,但我们都有创作的灵感来源的基础,不同的建筑师有不同的创作灵感的基础。灵感的基础、创作的基本原则、意识形态都是源于研究与理念。要跟随导师、选择设计流派,不随波逐流是至关重要的。
 
《建筑中国周刊》:那么您是如何将丰富的项目经验运用在文化建筑上并让其增值的呢?

Reja:首先要界定文化建筑和非文化建筑。两者的区别在于,对于非文化建筑,客户侧重于于商业的投资及周期回报比。这种观点是有些商业化的,你的客户是一个人或一个公司,他们来决定方案的好坏、投资的合理性。而文化建筑恰好相反,决定权不是在一个人或一个组织手上,你必须创造出让大众满意的建筑。这就意味着政府、开发商的参与。设计必须同时满足政府和开放商的要求。
 
开发商出钱投资,文化建筑的投资回报比相对较低,因此开放商需要足够的理由来投资文化建筑,政府不关注利益方的回报而是关注该项目能够带给大众的文化。所以公共项目有两个大客户,创造服务给一个更大的群体,而私人项目主要有一个客户,服务于相对小范围的群体。让所有大众都满意是不可能的,但公共项目的设计策略是尽可能的让更多人满意。因此,相对于私人项目,公共项目更有挑战性。
 
《建筑中国周刊》:公众的满意度很重要,但您认为大众有足够的专业素养去表达他们真实的需求么?

Reja:这是个很有难度的问题。在看到他们需要的实体前,大众其实不知道他们要什么。大众更多的是表达他们对项目的评价。在这个方面,我们的国际项目经验的重要性就突显出来。例如,我在设计天津的项目时,这个项目相当的复杂,当时我们考察了世界上两个很关键的建筑,找出了客户和政府的想要实现的标准。一个是美国纽约的Rockfeller中心,另一个是法国的Louvre广场。除了有地标性建筑的特质和元素,还要具有建筑的功能性。回到你的问题上,我们不是很确切的知道大众具体想要什么,但是我们可以研究世界上好的建筑,研究他们的合理性和魅力所在,然后再呈现给大众。
 
《建筑中国周刊》:在您的设计生涯中,遭遇过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Reja:作为设计师和建筑师,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是好的设计?这看似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但如何衡量什么是好的设计是很困难的。好的设计因人而异,每个人衡量的标准也不同。在把一个作品的理念、观点或概念设计呈现给客户审阅时,我们须确保它符合一些好的设计需要满足的标准。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确保它是好的设计。
 
好的设计是,当你走进一个房间,在最初的几十秒中内,它可以吸引到你。这纯粹是你的无意识在做判断,单纯的是你的感觉在告诉你,你是否喜欢这个地方。好的空间设计是好的设计,除此之外的都是可以改变的装饰。第二,设计的功能性也很重要的。作为一个酒店,好的设计必须同时体现出人性化和功能化。第三,好的设计必须是经济上可行的,一个绝妙的设计构想必须有可以实现的可能性。如果该设计只能在纸上呈现,那不能称之为好的建筑设计方案。
 
《建筑中国周刊》:就您而言,每个项目是否都有清晰的预算规划方案?

Reja:客户只需要一个大致的预算规划。对我们而言,我们会明确的告知客户,设计的调整会不同程度的影响施工的成本,但投资回报比会不同。例如,我们在台湾花莲的艾美酒店设计项目,我们与客户沟通,建议添加具有地标特性的元素,例如在酒店的顶层添加大的公共外放空间,可以用于户外活动场地。这样,对建筑的体验感觉也会不同。该项目的客户对于预想规划相当的谨慎。经过沟通,客户同意增加10%-15%的预算,将其打造为地标建筑。投入足够的资金,打造出一个地标建筑,不仅可以收回投资,还可以为城市增添一个地标性建筑。所以比起简单地直接建议客户增加资金投入,而更应让他们了解该项投资回报。
 
《建筑中国周刊》:请介绍下您最近在做的项目吧。

Reja:我们为天津滨海旅游区进行了总体规划。项目位于继深圳、上海浦东新区之后的中国第三大开发新区——天津滨海新区。其临近地块是由SOM整体规划设计的高层区域,我们的任务是在总用地面积达96平方公里的地块内进行规划,将以旅游产业为主,同时为人们提供居住、休闲、购物的场所。我们也在武汉开展不同的项目,我们并非只做一种类型的项目,我们参与了不同类型的项目设计,并确保提供标准化、同水平质量的设计服务。不管客户有无相关的要求我们都在设计中提供模型、渲染图。客户可以通过渲染图看到概念设计,而且可以通过物理模型对项目有更立体、更直观和更全面的了解。
 
《建筑中国周刊》:您在商业综合体领域有着很丰富的设计经验,未来不会专注于这个方向上的业务发展吗?

Reja:这是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在商业里,只专业于某个领域的业务是非常合理的。积累的相关的经验和经历可以让你迅速给出合理的设计方案。许多公司的内部结构如此,专门的小组负责某一设计领域。这样的一个模式更加的经济、适用。但作为一名建筑设计师,我不会仅仅做一个领域。我们是一家销售设计创意的公司,客户会为我们的建筑设计买单,而不是做重复,毫无创新的设计。以零售产业为例,从上海的新天地到打浦路,可以看到无处不在的购物中心,仿佛一个一个的盒子伫立在街道上,我们不想做那样的设计,我们希望我们的设计在15年、20年后,依然是时尚的购物中心。如果我们只着眼于当下,等设计完成到建筑竣工,该设计的风格估计也过时了。
 
对于我们来说,最关键的核心在于,不要仅仅设计出当下的购物中心,要设计出未来的购物中心。如果咨询专注于只做购物中心设计的公司的话,他们或许已经在淮海路做了5个到10个购物中心了,他们极有可能抄袭其中的一个,很快的给出一个没有创新的方案。我们要融合不同领域的特色,我们希望把购物中心建成一个大众喜欢去休闲的场所,而不是仅供购物的场所。如果我们只专注于购物中心的设计领域,我们也极有可能设计出一个一个的小盒子。所以,我们一直在强调设计的创新性和可实现性。
 
《建筑中国周刊》:那么对于BAKH这样初创但又具有多样化设计经验的小公司来说,未来又是如何定位的呢?

Reja:在世界范围内,设计出好的作品。对我们而言,项目的地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项目的质量本身,我们有自己满意的评判设计质量的标准。未来我们将涉足全球市场,不仅仅是区域内的发展。拥有全球化的视野,并吸收地域的元素。
 

上一篇:专访Aedas International董事局成员、大中华区负责人韦业启 (Ken Wai)
下一篇:谭启钰:文化度假地产 开发商需转变定势思维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