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Archina.com | 建筑中国
关注建筑中国俱乐部官方微信(微信号:arclub_com)或扫描二维码图片:
建筑中国俱乐部_微信
1.获取行业最新论坛、沙龙、展览预告;
2.获取世界最新经典案例信息;
3.获取行业焦点新闻和人物资讯。
频道本月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追求生态和人文关怀的台湾景观师


专访瀚翔总经理 卢胤翰


发布日期:2015-03-18
作品的诞生离不开团队的思想,瀚翔的团队看重的是心法的演练,就像武侠中,最上乘的功夫往往不是招式而是心法。拜师学艺的时候,最重要的不在于招式,而是在挑柴烧水这样艰苦的微不足道的过程中所习得的心法。
媒体:第一景观
记者:李雪松

作品的诞生离不开团队的思想,瀚翔的团队看重的是心法的演练,就像武侠中,最上乘的功夫往往不是招式而是心法。拜师学艺的时候,最重要的不在于招式,而是在挑柴烧水这样艰苦的微不足道的过程中所习得的心法。

¬_500
第一景观专访瀚翔总经理 卢胤翰


第一景观:在您眼中,好的景观作品是什么样的?

卢胤翰:
人们对“景观”这两个字的理解通常是眼睛看到的美好事物。“景”不仅是眼睛看到的风景,还包括嗅觉、听觉、触觉等。例如,嗅觉方面,某个季节的花香以及落叶的香气、自然水景中负离子产生的清新感;听觉方面,鸟叫、松鼠咬东西的声音、水流声、孩子的嬉戏声;触觉方面,家具、石头、植物的设计,温度和湿度的差异等。

所有这些范畴加起来都还只是解释了“景”这个字。人们置身“景”中产生了心灵的变化,这就是“观”。从外观到内观,从体验到领悟有一个过程。一个好的景观作品不仅是解决视觉的问题,还应该是从外观到内观的领悟与感动。

第一景观:能和我们谈谈台湾的景观设计么?主流思想是什么?

卢胤翰:
台湾景观发展的时间比较早,而这些年内地景观蓬勃发展的速度甚至超过了台湾。内地有些公共景观甚至做得更好。但在私人领域方面,如小区住宅等,景观有着不一样的发展,商业带动了整个产业的发展。

内地私人领域方面,大部份项目在形体上还是大量复制国外的文化系统,如欧式景观,虽然瀚翔有时也还在操作这样的项目。但是只要一有机会,我们都会希望走不一样的路。这是因为我们来自台湾的景观专业,瀚翔在台湾做的大多是高端产品,在整个高端产品市场上约占70%。这一群接受高端产品的业主大山大水看得比较多,海外历练也比较多。因此追求的不再只是文化复制的景观设计。

这几年,台湾这些高端作品希望透过创作者自身的修养内涵及刚才提及的嗅觉、听觉、触觉、视觉等的手法,让人从中获得不同的感受,进而在心灵上得到感动。在“形”上的追求并非重点,但是让所有人进入空间中后会有平静、愉悦的情绪变化。台湾与内地的差异性也是社会价值观的不同。在台湾,人们更能够接受另外一个心灵层次的景观表达,同时也更多关注的是生态。我们也渐渐在内地的项目中推动这些观念并且进行实践,应该把这样一种好的想法引入内地。

在台湾的生态方面,水资源的回收是很基本的,把环境旧的纹理适当保留,增加对新时代的诠释,这是我们在台湾常做的事情。台湾的土地资源少,项目的尺度比较小,很少有机会操作比较大的地景,但台湾的项目相对而言也比较精致。碳足迹、绿能运用及LEED方面,我们也一直在操作,内地才刚起步,人才和技术都稀缺。

第一景观:瀚翔刚刚获得了2014年台湾景观大赏,得奖作品是“新庄区峰景建设凤翔小区景观设计”,能和我们详细谈谈这个作品么?

卢胤翰:
这是一个大多由蓝领阶层、一般劳工居住的高密度住宅项目,售价很便宜。景观大赏这一年有四个得奖项目,另外三个都是公共景观。一般的项目在进行建筑规划的时候,我们就进入团队了。但这个项目不是这样的,我们进去的时间比较晚,建筑快盖好了,但环境令人很不舒服,两排城墙似的高层房子将容纳一千多户的家庭,居住密度非常高。我们做了很多豪宅,但也希望能用我们的专业为一般平民百姓服务。

在这个项目中,地块边上有一条小溪流。一般而言,越没有人管的溪流,生命力越旺盛,越多人管的反而越惨,这条溪流属于前者。但建造好的两排高大房子把人和生物的关系完全截断。开发商同意我们拿掉一栋建筑,很少开发商愿意做这样的事情。拿掉一栋房子的原因是我们希望这两排长近二百米的高大建筑中间可以让出一条生物走廊,让河域的一些生物能够较容易迁徙到小区中我们设计长约200多米的景观绿廊中。如果保留这栋的房子,它就会像一堵高墙将河边的鸟类、松鼠、青蛙生物阻挡在外。

另外在溪流边原来建好了50长4米多高的挡土墙,经过我们设计成一处自然流瀑与池塘后,溪流上多样性的生物能够慢慢移动到住宅庭院里,孩子能在童年时代感受城市环境里的大自然,那是一件多美好的事。有许多鸟飞进去并在中庭筑巢、乌龟也爬进去,还有青蛙、鱼等。这个环境有很好的生态系统。挡土墙上的垂直覆土是由我们团队中专业人士做的,这些土经过特殊处理后下雨的时候不会掉下来,一年后,上面都长满了青苔和蕨类,这就是我们谈的”生物多样性”当中的”多孔性”,这是花岗岩或任何昂贵的建材都做不到的。

在中庭里我们做了高低差的立体空间,透过植物等自然元素的设计,蝴蝶、鸟、昆虫都进来了,孩子在里面奔跑、嬉戏、骑脚踏车,这是一个很舒服的环境,眷顾了一千多个家庭。如果一个家庭有四个人,等于是四千人“幼有所长、老有所终”地在这里生活。这是瀚翔做对的一件事情,大概也是其得奖的原因吧。虽然瀚翔有很多知名的项目,但这个项目在得奖前却不怎么知名。

第一景观:瀚翔自上世纪末成立以来完成了许多设计与规划项目,囊括了豪宅、酒店、别墅、金融中心、文化中心、公园等,从中我们都能体会到桃花源的感受,这些设计是不是都有一个总的思想在里面?

卢胤翰:
总的思想还是我们十五年前开创瀚翔的初衷。不论你的技巧、专业知识、学历背景再好,或者曾经在好的公司里历练过,我们看重的是你看待这个专业工作的初衷是什么。

第一,从人的角度出发。每天我们都在消耗地球的资源,我们是否能把所有的人都照顾好,能够让孩子有接触大自然等美好事物的机会,能够让老人能很舒适地过下半生,重新绽放他们的生命,再为社会做贡献。

第二,“景观”这两个字是需要经过演示才能让人明白“景观是什么”。大家总以为景观就是造园、造景,大量的是在视觉上的设计。景观设计师要考虑如何尊重原有的历史纹理和脉络及自然生态环境。人们常常在景观设计的时候,是不管乡野或城市周围的大环境是什么?关起门来做设计。例如,面对一个坐落在山里的项目,景观设计师缺少生态观,做了很多自以为是的”环境艺术”,土地被分割得四分五裂。原先很好的水文、植被滋养了很多昆虫及动物,而食物链里的生物是息息相关的,人为的”环境艺术”设计融入后,原有美的东西都不见了。恢复的代价是非常大,需要非常长的时间。瀚翔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有这样的背景,会从生态的角度、从关心其他物种关心土地纹理的角度来做设计。

第三,能够跨越边界,包括地域、知识、心灵的边界。我们公司每年都会带同仁到世界各地去旅游,不参加旅行团,而是由同事自主担任分组导览,自己公司安排旅行的内容,公司负责出钱及统筹。通过这样的培训,我们的同仁能够对世界各地的当地历史、地理和人文环境有很好的了解。这也是跨越边界的一种训练。瀚翔在这些年一直是从以上三点出发,我们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尽力在维持这三个原始的初衷。

第一景观:好的作品离不开好的团队,作为企业管理者,您眼中好的团队是什么样子的?

卢胤翰:
作品的诞生离不开团队的思想,瀚翔的团队看重的是心法的演练,就像武侠中,最上乘的功夫往往不是招式而是心法。拜师学艺的时候,最重要的不在于招式,而是在挑柴烧水这样艰苦的微不足道的过程中所习得的心法。

瀚翔有着很好的团队伙伴,第一,很敬业,工作的密度和压力都很大,但几乎每个同仁都尽心尽力的珍惜每一个项目;第二,自我的不断超越,更新想法,往下一个阶段走。瀚翔的每个作品风格都不一样。很多业主问我们最擅长什么,答案是我们会看着土地的纹理及特质,并去了解业主的企图、了解这块土地未来居住的人及土地的原始脉络,从而得出最好的构思和最好的设计。我们手上有许多很大规模的城市景观规划项目,也包括旅游开发及商业规划等,我们经常组成上海和台北的合作团队对项目进行实地田野调查,这是一般团队不会努力做的事情,其中包含了对生态环境、历史脉络、城市纹理的充分理解,否则是做不出好的作品。

一个好的团队会更谦逊地看待自己的工作,更宏观更远地看待这份工作。我们不是纯粹的艺术家,会做出一个很了不起的雕塑、绘画等艺术品。我们很大的工作是在提醒社会对生态、景观、人文、历史、社会弱势群体的关怀,这是很要紧的,因为大家急着挣钱会忘了这件事情。一个好的团队应该要有一份这样的关怀。

第一景观:在教育方面,您也有和院校合作为学生授课,可以详细谈谈这方面么?

卢胤翰:
目前内地的景观教育是不完整的,这在我们自己的同仁身上就看到了。大学或者研究所毕业以后,他们知道的专业知识很少。内地大学的教育中,老师的着重点是放在教授学生未来如何挣钱,成为了不起的设计师或老板,而忽略了学生在未来能够为社会扮演什么角色。大多是在智育方面,很少在德育、群育(团队精神)的培养。这些听起来彷佛很高调,在闽江学院授课的时候,我尝试在传授知识同时,更注重学生德育及团队精神的培养。

我努力做到以下两点:
第一,老师从不缺课,为了这一门课,专门有两个公司同事帮我准备上课的资料,我告诉他们我要什么内容,他们帮我准备,我再仔细检视调整。课程训练在德育方面,最重要的是老师要以身作则,所以老师再忙从不缺课、调课,我们大可以请很多毕业于国外研究所又有教学经验的事务所同事代课,但我从来不做这件事,而且所有上课内容都是我投入许多精神思考准备的。

第二,上课过程中,除了教授知识以外,设计让同学彼此意见不同发生冲突的机会。大量分组作业,组员之间会有观念的不同,但是在工作量、时间压力下逼着他们决定事情,他们就很容易发生争吵,然后沟通协调,最后取得共识。在课程的训练中,我让他们有机会争吵,沟通协调后大家再一起往前走。进而培养团队精神,这是群育的训练。

有一门课是教学生从设计到绘制细部施工图、编制预算、自行采买、自行动手施工的课。除了生态、工程这样知识方面的教授外,还给予他们每组(8-10人)一块土地,先分组做设计,之后他们需要提交预算给我,这对于孩子们来说很困难,因为他们不知道市场价格是怎样的,如何计算?不知道怎么填,而我在这么短的时间也没法教这么多的人,因为每一组的设计方案及内容都不一样。所以我请我们很多公司的同事帮忙作为他们的小组老师,教他们怎么将设计案变成工程图及预算。在有限的时间、经验下,学生可以体会到工作压力很大,而未来出社会的现实生活就是这样的,这让他们知道将来要面对的问题。

做完预算并经老师审核通过后进行采买,每组拿到十万元。如何采买,要买多少木头、石头、灌木、乔木、锤子、钉子、工具等,你会看到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有时会互相指责对方,“和你说这个要买,你为什么不买”,“为什么你忘了买……”。最后,要各组要自己动手做出自己的设计。

我们在台北的阳明山上找了一大块土地,他们在那里把自己的设计施工图、预算、采买的东西,自己动手施作出来,工作量很大,但规定不准他们晚上加班,但经常下课了以后,他们又偷偷地回去,园丁说他们自动自发的做到三更半夜,白天没课时一大早就来,周六周日一大早就来,老师没有逼他们。你会发现,有些孩子在学业上或许不是很好,可是当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想把事情做好的冲动和为了做好事情的团队合作精神,有时候我在一旁看了会觉得好感动。

虽然是大三的课程,但最后出来的成果我觉得远远超过大学毕业生的水平。这是他们的能力和团队合作精神被激发出来了。从中,他们知道了团队合作的重要性,也学到了许多一般课堂上学不到的知识。对我而言,这是很美好的回忆。课程结束的时候,很多孩子都哭了,因为他们付出很多努力,而且彼此互相鼓励,一起坚持的下来。最后,我请了系主任及五个老师来对他们的成果进行评分,像是电视节目一样,给学生举分数牌子。我们将几周来现场辛劳工作的实况及最后评分的比赛,录制成影像后让他们带回福州。这个课程的设计主要是希望传递更多面相的价值观。

【卢胤翰个人简介】

经历
台北 瀚翔景观国际有限公司 总经理
上海 上海翰祥景观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总经理
台湾大学建筑及城乡研究所规划室 规划师
中国文化大学景观系 讲师

奖赏
2002 年上海十大特色别墅
-上海银涛 高尔夫别墅
2014年台湾景观大赏
-新庄区峰景建设鳯翔小区景观设计

上一篇:AECOM亚太区总裁乔全生
下一篇:专访毕路德建筑顾问公司合伙人、首席建筑师 杜昀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