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Archina.com | 建筑中国
关注建筑中国俱乐部官方微信(微信号:arclub_com)或扫描二维码图片:
建筑中国俱乐部_微信
1.获取行业最新论坛、沙龙、展览预告;
2.获取世界最新经典案例信息;
3.获取行业焦点新闻和人物资讯。
频道本月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当建筑偶遇梦想如何做到独树一帜


Aedas文化艺术团队执行董事Barry Pritchard 和 Julian Middleton


发布日期:2015-06-19
AR导读:随着英国著名建筑设计公司 RHWL 于2015年初加入Aedas,Aedas现时组成了Aedas 文化艺术团队,专责表演艺术空间的建筑设计项目,期望将团队的专业技艺带到亚洲。六月初,Aedas 文化艺术团队的执行董事Barry Pritchard以及Julian Middleton到访中国,AR有幸与他们见面与详谈。
访问对象:Aedas文化艺术团队执行董事Barry Pritchard

\

Barry 为注册建筑师,拥有建筑保育硕士学位他结合其两大专业知识 – 剧院设计及保育实践,曾领导多个大型文化艺术项目的设计和交付,包括伦敦市政厅音乐及戏剧学院、伦敦大剧院、布莱顿圆顶剧场综合体、斯托克顿ARC文化中心及曼彻斯特布里奇沃特音乐大厅。现时他带领 Aedas 文化艺术团队,专责文化艺术建筑项目的设计。
\

△曼彻斯特布里奇沃特音乐大厅
AR:您拥有建筑保育硕士学位,剧院设计及保育实践这两大专业知识为文化艺术建筑项目的设计提供了哪些支持?

Barry Pritchard:设计与历史文化建筑保护的学位对我后来做文化艺术建筑有比较重要的作用。首先,我从小就非常喜欢音乐剧和与之相关的艺术,这个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其次学建筑设计的建筑师对美学的欣赏会有一个比较敏感的高度,这个敏感度在我之后做文化建筑的时候有很多帮助。因为我本身非常热爱艺术,知道观剧人的感受,这样在做设计的时候就填补了一些链接的空缺。以前做设计的人跟使用、管理、观众是分离的,只是设计师自己凭空想象,但我的爱好帮助我站在观众的立场做设计,也更加能够适应后期市场运营。Aedas在中国有丰富的设计经验与对当地文化背景的了解,对我们的设计有了更大的支持。关于重建的一些历史保护项目,我有非常多的设计经验和施工经验,所以面对承包商和业主的时候能够讲的非常清楚有条理。

AR:Aedas文化艺术团队的项目大部分都在英国,在其他国家文化艺术类的项目中,与在英国本土设计有什么区别或者特别需要考虑的方面吗?比如位于上海的中国大剧院。
 
Barry Pritchard: Aedas 文化艺术团队的总部在伦敦,我们在全球做了100多个剧院,但过去主要的项目也都在英国,其他地方包括德国、希腊、中东、香港和澳洲等地。不管这些剧院,音乐厅在哪个国家,设计要求基本比较相似,主要考虑人的视线和整个音响的效果。不过,社会行为不同,观众的习惯也不一样,举个例子,英国的剧院或是音乐厅一般是从早开到晚,而其他国家大多是有表演才会开门。第二个不同点就是配套设施怎样让观众觉得人性化,令人愿意在里面长时间的停留。例如透过设计独特的咖啡厅吸引人们,就算他们不是看表演也会聚集在那里。除了这两个不同点,更重要的就是建筑的类型,以及内部设计的不同,比如你提到的上海中国大剧院,是一个具有历史元素的建筑,它整个室内空间的设计装修都跟我们在英国做的项目不一样,当时也是根据业主的想法以及政府的想法,加上历史元素和我们的设计理念,综合成为最适合的设计方案。其实像北京、上海一些比较受欢迎的音乐剧也是从美国和英国流传过来的,剧院的设计基本上大同小异,精髓是一样的。
\

△伦敦大剧院

\

△伦敦大剧院


AR:您还参与修复了许多重要的历史建筑物,在修复这些建筑的过程中,如何能在尊重历史与可持续发展中找到平衡?

Barry Pritchard:我们尊重历史的同时也在寻求可持续发展,对于我们来讲,这是可以分开的,过去和未来的发展要辩证的分开看。比如一些旧改、历史的项目,首先是确认这个项目的受众是哪些,将来有哪些人看这个项目,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目标客户确定之后,就保留它精髓的部分,哪一部分在后期有更大的可发掘潜力,就把它暂时保留下来。因为我本身在英国做了非常多的剧院以及改造项目,所以对尊重历史,保留精髓等待进一步的开发的项目比较有经验,在中国做项目的时候也做的很谨慎。

除了结合过去和未来,在设计过程当中也结合古典和现代的风格,比如观众厅或是音乐厅的舞池部分比较经典、传统就把它们保留,后台主要是给演员使用的,就可以把它做的非常的现代,融入先进的科技,把它们结合在一起。 总结一下就是如何把传统和现代更好的结合在一起,在非常旧的房子里面做非常现代的设计,运营起来也非常的适合当下的一个市场环境。把过去最好的东西留下,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除了这个之外,糟粕也需要关注,是把它去掉还是升华,这我们也会做非常多的考虑。再以上海大剧院为例,这个建筑30年代的建筑是由一位英国建筑师设计的,有些经典的地方非常酷,我们就想把它保留下来。除了保留的部分还要有新的变化,比如非常重要的外立面,因为这个剧院已经十年没有再投入使用,它的人群动线、消费习惯跟现在也很不一样,这些会使当时的设置和空间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们在前期做了大量市场调查,运用到设计当中去。还有后台的设备也是最新的,投入了非常多的高科技设备在里面。这个项目建成之后就是一个非常现代和当代的建筑,也有许多历史的印记在里面。

AR:此次中国之行,是否有意拓展中国市场?如果是,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Barry Pritchard:我们这次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拓展在中国的市场,中国跟欧洲很像,文化艺术领域有一个非常长的发展史。我们也做过一个调查,在过去五年当中中国建了70个剧院,这个速度是非常迅猛的,所以我们也觉得中国的市场非常好,希望更多的项目可以参与其中。事实上,藉由Aedas在中国的优势,给了中国业主很大的信心,我们期待将我们在文化艺术建筑设计的专业带到中国。\

△伦敦市政厅音乐及戏剧学院

访问对象:Aedas文化艺术团队执行董事Julian Middleton

\
 
Aedas文化艺术团队执行董事:Julian Middleton

Julian擅长打造剧院空间,善用其城市整体规划的背景,将设计项目融入大环境及文化元素。曾设计及发展多个不同类型、具创意且广受认可的正规及休闲表演空间,包括世界知名的伦敦萨德勒斯威尔士剧院以及伦敦多玛仓库剧院。

AR:您本人是否也是文化艺术的爱好者?在剧院享受艺术的过程中,您认为对于观众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

Julian Middleton:我是艺术的爱好者,热爱各种艺术表现形式,包括电影、歌剧,音乐剧。我个人认为看音乐剧首先要关注这个剧的创作背景,其次就是把自己的情感与情景带入其中,随着剧情释放自己的情绪是我们享受的一个秘诀。除了带入感之外剧场本身要有开阔的视野、明确的动线可以让观众清晰的看到舞台,休息期间也可以在剧院里自如的行动,这是非常重要的。除此之外,剧院跟电影院一样是目的性消费的场所,观众一般会提前到场,所以在设计时,要考虑设置咖啡厅之类的轻餐饮,让提前到场或是想要多留一段时间的观众可以体验到艺术之外的享受。

AR: 城市规划的背景,对您在把握剧院空间设计方面有哪些影响?

Julian Middleton:城市规划跟单体的文化艺术建设有非常大的契合点,文化建筑跟一般的建筑不同,它是提供给市民使用的文化艺术建筑,强调的是体验性,在整个城市规划中也占据重要地位。做单体文化艺术建筑设计的时候就希望它成为这个区域的焦点,也就会考虑这个建筑在整个城市规划中现在和未来的样子,所以城规与艺术建筑设计是相辅相成的。
\
 
△萨德勒威尔士剧院


AR:能否跟我们聊聊伦敦萨德勒斯威尔斯剧院的表演空间设计?

ulian Middleton:伦敦萨德勒斯威尔斯剧院是一个非常大的文化中心,它的建筑风格比较现代和当代。这个项目有比较特殊的几点,首先是它把前厅,芭蕾舞剧院和小剧院,结合在一起,但每个功能对舞台、座位的设计要求都不一样,所以我们把舞池布置在中间,而观众席在四周,成四边形分布。其次比较重要的是观众席设计,我们让更多的座位更清晰的看到舞台表演,减少死角座位。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里不仅仅是一个表演的地方,它里面还有一些舞蹈的排练厅,以及平时上课的教室,它是个非常综合的项目,所以设计起来的难度也是比较大的。
\

△萨德勒威尔士剧院

AR:相比其他建筑,剧院至少从外形上看会更加自由一些,您设计最初的灵感更多的来自于哪里?

Julian Middleton:文化类的建筑跟其他观光、商业、酒店类项目不同的是,它的客户群是比较确定的,所以会有一些固定的设计要求。像办公、酒店或者商业项目要考虑后期销售情况,会有不同的店铺划分。而剧院首先是根据具体的设计要求,其次是要宏观考虑剧院的大小、位置还有业主和持有方的个人观点,这四点是当时考虑的基本设计因素。灵感来源于过去项目经验的积累,剧院设计出来不是高高在上的摆设,而是给居民使用的。
\

△萨德勒威尔士剧院

上一篇:2015金综奖评委系列专访
下一篇:杜昀:是态度不是技术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