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Archina.com | 建筑中国
关注建筑中国俱乐部官方微信(微信号:arclub_com)或扫描二维码图片:
建筑中国俱乐部_微信
1.获取行业最新论坛、沙龙、展览预告;
2.获取世界最新经典案例信息;
3.获取行业焦点新闻和人物资讯。
频道本月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建筑中国周刊》第119期独家长篇专访


AECOM亚太区总裁乔全生


发布日期:2015-03-31
导语:不知道有多少人有过操控一艘巨轮的经验?巨大的船身,众多的乘客和船员,所有的前方,都将仰仗于船长的判断和经验。对于一个企业来说,高级管理者时常面临着的就是这样的工作:确定航线,排除障碍,坚定信心。

导语:不知道有多少人有过操控一艘巨轮的经验?巨大的船身,众多的乘客和船员,所有的前方,都将仰仗于船长的判断和经验。对于一个企业来说,高级管理者时常面临着的就是这样的工作:确定航线,排除障碍,坚定信心。乔全生先生新近被任命为AECOM亚太区的总裁,这意味着,他肩负的将是整个亚太区一万三千名员工的职业生涯。他的工作变得更忙碌了起来,一周飞过亚太区的六个城市是他最新的工作记录,而他能够保持这样工作频率的背后除了有家庭的温暖,更是因为他对于城市建设的激情,对于“积极改善人类生活环境,优化社区,构筑更美好的世界”愿景的热忱。


AECOM亚太区总裁乔全生先生近期接受了《建筑中国周刊》(以下称AR)的独家专访,还原了这位加入AECOM十七年的高级管理者的内心世界,让我们能够有机会触碰一位国际企业领导人的内心世界,为大家呈现出一个不仅仅是建筑师和管理者,一个更加丰富、立体和丰满的乔全生的世界。


第一篇
新角色

 

AR:过去5年AECOM不断地成长,大家也看到您的角色不断地在改变。您最新的任命是出任AECOM亚太区总裁,也是亚太区的最高领导,这和AECOM宣布对URS全球的收购几乎发生在同一段时间里,这是不是某种时间上或者意义上的巧合?

 

乔全生:这纯粹是时间上的巧合。亚太区总裁这个新任务对我而言是一个意外的任命,再加上URS这个大团队几乎在同一时间加入,于是在意外上更增多了一份压力。

 

AR:您用了两个关键词,一是意外,二是压力。到目前为止,您就任新职已经3个多月了,从您的角度来看,您是怎样面对这样的意外,面对这样的压力?

 

乔全生:我相信公司安排我接手这份工作,在全球战略和未来发展的部署上有着清楚的原因和理由,我也一定会尽全力做好这份工作。大家都知道我是以一个建筑师和城市设计师进入这个行业的,近几年虽然我的工作越来越偏向营运和管理,处理事务的范畴越来越广,但是工作内容还是与建筑和规划的专业较为相关。从亚太区整体来看,AECOM加上URS很大一部分的业务主要是与基础设施的工程咨询顾问相关,例如道路桥梁、机场码头、轨道交通,以及市政设施这一类的专业服务。虽然不能说我对这些基础设施相关的工程咨询服务是一个完全的门外汉,但它们并不是我的看家本领,这是我感受到压力的一个原因。感受到压力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管理一个5,000人的队伍跟管理一个13,000人的队伍很不一样,我现在每天所面对问题的复杂度也非常不同,所以我的心态必须要很快的作调整。 这么大的一个队伍,不可能所有的事我都亲力亲为,重要的是我怎么去和一个资深、素养良好并且管理严谨的专业团队配合与协作。从运营、财务、法务、人力资源,到未来发展的策略,实在是千头万绪。再者我要面对的不仅是我个人比较熟悉的中国大陆市场,如今还要加上东南亚、印度、澳洲跟新西兰,更要与全球其它地区的市场和专业协作并与总部积极配合。虽然我过去的任务与各方面多少都有接触,但是它现在已经成为我工作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因此,为了让我自己的心态和工作方式能够尽快地调整到一个更好、更全面、更有战略性和更适合长远发展的状态,我就必须很快地熟悉我的管理团队,了解大家不同的优势和短处。除了跟他们一起工作,更需要赢取他们的信任,得到他们的支持。对我来讲,这些都是压力的来源。更重要的是我们任何人都不能“惶惶不可终日”,而要能调适好自己,把时间的支配、工作的开展调整到一种具有原生动力的状态。我相信,压力是转变成推动我和团队一起向前的动力,向前成长是我现在非常重要的任务。

 

北京2014年11月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会址雁栖湖国际会都总体规划、景观设计、建筑设计与生态环境实施策略,为北京打造了一个不仅继承了中国建筑传统又代表了当代中国文化自信的泱泱大国的礼宾之地。


 

AR:意外也好,压力也好,您已毅然决然地接下这个担子,是什么样的原因促使您做了这个决定?

 

乔全生:我想主要有三点原因。第一,我对公司的核心价值和发展方向能认同、有信仰我能认同我们的发展方向,认同我们的共同价值观,并且能够和整个团队契合。第二,能认同和我共事的同事我身边的同事必须是我所信任的、欣赏的,也乐于合作的。我必须相信跟这些人一起打拼有意义、有成就感。第三,是对我自身的期许我必须在专业上不断的更上一层楼,在新的挑战和压力下能够爆发出新的能量,并且不断突破自己;这对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在这个公司已经服务17年了,17年来公司对我的挑战从来没有停止过,公司不断地派给我新的任务,不断地要求我要去突破自认为已经到达顶点和自认已经饱和的能力。我是一个乐于接受新的挑战的人,虽然我刚刚提到压力,但是我还是愿意去再搏一搏,看看我的潜力是不是已经发挥到了极致。我从来都不相信我的潜力已经用尽,所以我更想看看,以新的角色同大家一起工作,我未来还有多少成长的空间。就好像一个运动员不断地在挑战自己的极限,这不仅是生理的极限,一个好的运动员,更重要的是要在心理上不断攀爬一座又一座的山峰。

 

AR:您提到“核心价值观”和“信仰”,能谈谈您的价值观和信仰吗?

 

乔全生:我所谓的信仰并不是宗教信仰,而是对理想和愿景的一种追求与坚持。有追求很重要,能坚持更重要。至于我的价值观则是追求卓越作品、热爱人才、尊重业主、不断提升自我、厚道谦虚、正派做人做事。这和我们公司的核心价值是非常吻合的。

 

AR:财务和盈利呢,难道这不是你们的核心价值观吗?

 

乔全生:AECOM是私营企业和上市公司,财务和盈利固然重要,但那应该是从基本的营运和管理的角度来审视,而不应该成为一个公司最为重要的追求与坚持。AECOM二十多年来,一直在倡导如何通过我们的工作,构筑更美好的城市空间和人居环境,维护我们今天和后代子孙所享有的自然环境,并促进以之为依托的人类社会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我想,面对我们今天的世界,一个真正具有全球格局、能跟得上时代步伐的成功企业所需要思考的,应该是如何将专业技术转化成对追求人类生活进步的推动力,如何回馈并且促进我们所共享的社区的成长,这样才能真正地以创造更美好的世界为己任,发挥相应的影响力这些都是我们坚信并且持续在付诸行动的核心价值。



香港启德重建计划是香港土地供应与城市更新的重大开发建设项目,总体项目包括启德机场旧址的填海造陆、土地平整、邮轮码头的兴建以及将来可能的扩建、周边水质的改善、公共空间景观的规划与设计以及将来居民区和公共体育和娱乐设施的开发。邮轮码头的建筑工程设计获得了2014年香港土木工程测量师学会的年度最高奖项。


沙田污水处理厂搬迁至岩洞工程是香港土地供应战略的一部分,致力于开发出能够适应将来几十年可持续发展使用的污水处理厂。搬迁之后的原址将被用于开放更多的土地以便住宅与其它更有效益的功能使用,是项目是亚洲最大的岩洞污水处理厂项目,同时也是开启香港大规模岩洞式系统开发的全新里程碑。


港岛西雨水排放隧道是香港市区三大截流蓄洪工程之一,组成了全球人口最密集城市之一的雨水截流与排洪系统。整个系统的各个组成项目共同获得了2014年第十二届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奖等工程界的最高荣誉。



AR:刚刚您提到宗教,您有宗教信仰吗?

 

乔全生:我虽然没有宗教信仰,但我有时也会羡慕那些有宗教信仰的人。我相信当他们在脆弱的时候,背后会有强大的力量来支持他们。但如果说到精神支柱或者是慰藉,家对我来讲是非常重要的。我可以在一周里跑5、6个城市,但是我要求每周至少有一天要能在家,和家人在一起,这对我来讲很重要。家是我复原、充电、抚平疲惫和排除挫折感最重要的一个环境。它不仅是一个场所或是一种食物,它是一个完整的体验。认识我或者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周末回家对我的重要性。我上周的记录是5天跑了6个城市- 南京、上海、吉隆坡、新加坡、曼谷和台北,但是最后我一定要回到家人身边,如此我才能够在每个星期一精神抖擞地站在同事和业主面前。


AR:您不断地提到心态、状态,您怎么看待“治大国如烹小鲜”这句话?

 

乔全生:我觉得它指的是一个人对事情关怀、执着和追求的程度,也是对事情亲力亲为的投入程度。我相信投入是一种很重要的心态。就像我前面所说的,我目前的工作和所处理的问题很不一样,所以我的情绪必需要调整到相应的状态。就像做一道菜,我们对食材的选择,食材的搭配,食材烹调时间的长久,都要用心、用感觉,从中累积经验。我过去也很爱做菜,但久不下厨,对佐料用的多少和烹调时间的长短就没有信心了,菜做出来也不再那么可口。今天我做一道菜,或者管理一个公司,完全就是一种情绪和状态。就像我一开始讲的,怎么样把我的状态、心情调整到不仅是做一道菜,而是办一桌酒席,甚至是办一个百人宴会的格局,其实概念是很类似的。

 

AR:不管是公司的同事,还是客户,大家都想知道乔先生在这种压力、进取的状态之下,您的每一天是怎么样度过的?

 

乔全生:我的每一天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工作我几乎每天睡醒一睁开眼后就开始看e-mail,之后所有的时间都是在工作。周末或休假的时候会尽量和家人一起,但是其余所有的时间都在工作。


天津海河20公里的河道城市走廊总体战略规划、环境总体规划以及其中10公里的滨水景观设计,致力于使城市的母亲河重新成为城市发展的空间依托,是河道沿岸的全面开发的重要基础性工作,同时也重塑了城市居民与水的关系,为市民的活动提供了新的公共空间。项目分别获得了美国世界滨水中心荣誉奖项(2005年)和英国风景园林协会大奖(2008年)。


 

AR:“君子不重则不威”,一路成长,您在不同阶段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这个过程中您和同事、和团队的相处有什么不一样吗?

 

乔全生: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对人对事都很用心的人,我也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这样听起来好像和“不重则不威”南辕北辙。因为我重感情,所以希望大家并不是因为我的位置或威严而尊重我,更不会用我的职位来给别人压力,取得别人的尊重。我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太严肃,希望自己是一个有亲和力的工作伙伴,这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当然,对我的尊重首先要尊重我在专业上的能力,要看到我解决事情的能力,要看到我启迪和鼓舞他人的能力,也要能跟着我一起追求理想。当公司越来越大,我就必须要有更大的气场去带领他们,这确实也是一种挑战。常常会有不认识我的人想要了解我在公司的影响力,他们会问我在公司里到底在哪个级别、管多少人、全公司还有几个人是在我上面。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从来都没有什么意义;我的职位是不是越来越高,在我上面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少,这个想法对我来讲已经不再重要。我觉得重要的是当业主看到我的时候能相信我,同事见到我的时候愿意支持我、追随我。 直到现在还有一些业主会抓住我说,“乔总,只要你肯打包票说你会亲自关注这个项目,我们这个项目就签给你了”。对我而言这就是一种价值感,一种很重要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这不仅是对专业能力的认可,更是对整个人的信任、欣赏与赞同。

 

江苏苏州金鸡湖环湖区域总体规划与景观设计是九十年代AECOM以景观设计为导向,并结合环境、规划等多个专业重塑城市公共空间与人居环境的代表作品。



第二篇
新视野

 

AR:作为AECOM亚太区总裁,您所要推动的,是包括市政、工程、资源和环境等等在内的更广义程度上的基础设施的相关业务群。您要怎样起到领导力(leadership)和启发性(inspirational)的角色,从而涵盖更多业务团队和业主?您对这么大的转变的感受是什么?


乔全生:AECOM是一个有架构、有制度的公司,但是在这种架构之下并不代表我们已有足够人才去填充每个位置,因此对我而言重要的是如何去构建一个专业素养非常强、非常有战斗力的队伍。中军帐下一定要有一批能攻善战的将领,而不能仅靠着士兵。整个队伍越大,将领就要越多。这些将领跟随的是我,于是我和这些将领之间的关系就变得非常重要。不管这些将领原来是从基层一路跟着我上来的,或是在过程中加入了我的部队,我们必须要有相同的价值观、一样的拼搏精神和共同面对挑战的能力。我们的专业能力和团队必须要不断成长,于是就必须要不断的挑战自我,突破自我。我领导的队伍不论是过去的5,000人,还是现在的13,000人,或是未来的20,000人,其实我只能管理一批贴身的团队;不管这支团队现在是30人、50人或是未来的80人、100人,这大概也就是我力所能及的范围。我所追求的工作关系和状态,是这支贴身的团队要能够越来越成熟,专业度越来越强;在跟我一起往前跑的同时,他们也能构建自己的团队,并且让他们的团队也持续地突破和成长。我常常跟我的同事说,我是一个想要跑百米的人、是一个想要不断突破自己记录的人,你们如果想要跟我一起工作,也要快跑,不可以慢跑甚至行走,而我更希望你们很快的能跑得比我还快。这就是我的领导风格,我希望手下能有更多的精兵强将,他们能真正了解并分享我的理想,大家一起共同构筑目标和方向。所以,这些人不仅仅是从事建筑与规划的,也是从事基础设施的,也是环境工程的、更是财务的、法务的。大家都有共同的理想和目标,大家一起往一个方向去前进、奔跑。


AR:加入AECOM17年,目睹了公司对整合性服务(integrated services)的推动历程,您也谈到信念统一以及对信念的坚持。从您的经历来看,公司这么多个业务线,您觉得这个愿望实现了吗?


乔全生:我们的愿望实现了吗? 当然还没有。我认为它是一个过程,是一个journey。因为大家刚觉得理想快实现的时候,新的挑战又来了。公司要成长,就要不断地寻找新契机和新突破。我们很幸运地身在一个非常好的大时代里面,尤其是在亚太地区,它是一个全球城市化进程中的爆炸点。不论是在中国大陆、东南亚,或是印度,我们身处在一个人类历史前所未有的格局,享有的是时代赋予我们的机遇,因此就更要不断地求新求变。我绝对不是一个不知足的人,但是我是一个乐于接受新的挑战的人。对我来讲,成功不在于是否已经做到,而在于能否不断做得更好。大家看到AECOM持续地在收购,其实我们收购背后有更多自身的有机成长是别人不容易见到的。大家容易看到AECOM收购了、AECOM又收购了,但其实我们的成长并不是仅仅靠着收购来实现的。我们在中国大陆收购的步伐相对就比较慢,目前在中国大陆的团队成长到现在2,700人,就并不是完全靠收购而达到的。2007年城脉加入AECOM时带来了200人,而我们中国的建筑团队,包括建筑设计和建筑工程目前已经有700、800人,这不是只靠收购就能够达到的。收购只能提供一个平台,重要的是我们在这个平台上还得不断地自我挑战和自我突破。

 


海南石梅湾艾美度假酒店的景观设计通过汲取海南本土文化特色以及基地独特的环境资源等不同灵感,诠释了景观设计的元素精华,为度假区塑造了独特的旅游度假定位,使其在海南诸多度假景区之中脱颖而出,并获得了智能会议委员会举办的2013年“智能最佳景观设计奖”。


 

AR:去年三月,AECOM全球新的总裁Mike Burke上任不久后提出了新的远景,要使AECOM成为全球顶尖的全方位综合服务公司(Become the Premier, Fully-Integrated Infrastructure Firm),同时也提出了贯穿DBFO (Design 设计、Build建造、Finance 投资和Operate营运) 的全生命周期服务模式。这对您的工作意味着什么?您打算怎么来推进这一个愿景的实现?


乔全生:Mike Burke的确是带着公司往前跨了一大步,也给我的工作带来了新的兴奋点和挑战。毕竟当公司需要实现持续性成长的时候,仅仅靠着提供设计咨询服务是有局限性的。而URS的加入让这个愿景的实现变得更真实,也更有可行性。对我而言,这个愿景的实现不能仅仅局限于关注中国大陆市场,我需要从整个亚太区的的角度对未来的发展进行布局。我们毕竟要从实际出发,对于中国大陆这个市场来说,我们身处的行业在制度上对外资企业的限制和门槛都多一点、高一些,但因为市场准入的制度不一样,我们在东南亚和澳洲却已经有了不少可以发展的机会。因此,从亚太区整体来看,我相信两三年后我们会拥有一个很不一样的团队,会很接近我们的愿景。而在中国大陆,AECOM还是会以设计咨询服务为增长重心,毕竟它是我们在这个市场最主要的业务来源,我也相信我们在这一领域还有很大的拓展空间。

 


全长34.2公里的江苏苏通长江大桥,连通苏州和南通两个城市,是世界上目前位居第二的斜拉桥,并获得了2011年中国国家建设工程鲁班奖。


 

AR:AECOM2015年以及最近三年内公司主要的策略重点是什么?针对目前的市场变化有相应的调整?


乔全生:从公司在亚太区的整体战略来看,我们当然要全力地布局和推进贯穿DBFO这个全生命周期服务模式的战略。当然,在不同的区域,这个战略能够真正地服务到哪些细分的市场,需要循序渐进,因地制宜。比如说,中国的城市开发和地产市场对资金可能有很高的需求。但如果我们不能在中国市场全面地开展建设环节的业务,我想这对我们对于投入资金的正确把握和有效使用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因此,在不同的市场,我们还是要把重点放在我们有能力,并且获得市场准入的服务环节。对中国来说,就是设计。同时,公司的业务也要对市场大环境的变化有很强的洞察力和明感度。最近关于中国经济比较热门的词是“新常态”。这个时候,我们不论是在业务上或者在管理上都需要系统性地思考怎么样去适应和应对变化中的大环境,比如我们过去在中国市场传统上看重的住宅、商业地产、酒店和度假地、城市公共空间和新城区域性开发等等这些市场,是不是还能够作继续为我们将来业务增长的有力支撑,我们有没有能力去开拓并服务新的市场,比如医疗、养老、老旧单体楼宇和城市片区的改造、环境污染的治理与再开发、河川湖泊的流域性治理等等。在回答这些问题的同时,我想我们也要对于市场的热点和重点有很好的把握,真正地为我们的客户,以及社区和城市的发展解决所面临问题,这些问题可能是建筑和社区的节能减排,也有可能是城市规划和设计的调整以缓解交通和人口的压力,或者是污水处理、大型交通基础设施例如机场、高速公路、高铁或者跨境设施的兴建,乃至于以及新市镇的建造等等。同时,对于中国的新型城镇化引导下的城市发展,我们对于中小型的城市、城镇、城市群的融合甚至农村的建设这些新兴的市场要有新的思考,而不是要去简单重复北京、上海、广州等等这些大型城市的发展过程。我们业绩的成长,我相信一定是以市场的脉络为依托的。

 


深圳万利达大厦,作为AECOM为诸多世界500强企业完成的企业总部和研发建筑的建筑设计和规划作品之一,不仅满足了大型企业的管理和研发功能需要,同时也致力于营造企业文化氛围,提高企业形象展示水平和创造企业持续发展的潜力。


 

AR:还有没有什么是AECOM到现在应该做却没有做的?


乔全生:我觉得应该做和没有做的,是我们可以进行更多研发的工作,可以更多地研究长远的发展计划。我们现在可能是以2年、3年的发展策略为主,但是否能更着眼于5年到7年以后的发展,是否能从事更多专业技术上的研发或者人才队伍的能力建设,这些方面我们做得还不够。三年前我们和哈佛大学设计学院在中国成立了一个三年的研究计划,根据中国市场城市化所面临的不同问题提出研究,比如开发导向型城市的包容性、跨境城市、中国的新型城镇化与农村建设的关系,将这个行业不同资历的人,有老师、学生、行业内的专家以及青年的骨干汇聚到一起,引发融合学术和实践的脑力激荡,从而让我们行业性的实践做出宏观性的思考,也对行业相关的学术研究和人才培养任务提出好的问题,这个研究计划相当成功。目前我们双方决定要将这个合作计划再延续三年,研究目标也从中国推展到亚洲。当然,研究发展需要投资,上市公司会比较保守谨慎。另外亚洲地区的市场变化很快,很多时候很难去预测5年、7年以后的市场态势,所以在决定要不要做研发、做什么样的研发的时候,很容易不够深刻,专业性不够强;在这个时候像我们这样的公司就应该更深刻地检讨如何把研发做得更好。


AR:在这个过程当中,对于您个人也好,您领导的团队也好,有没有走过什么弯路,或者说有过什么样的挫折?


乔全生:弯路肯定是常有的。也许是因为我们身边的大环境变化得太快,很多时候也因为我们经验不够,正因为经验不够所以我们在做判断的时候就不够明智。摸着石头过河的比喻大家都知道,也可能都体验过。摸着石头过河,一不小心就容易摔跤,但是幸好我们还没有真正摔到爬不起来或者被水冲走。挫折也肯定是有的,而且此起彼落,所以我们大家很多时候是抱着实验性的心态在工作,而不把弯路和挫折想成一件负面的事情,这就是我们有幸在这个大时代下的成长和锻炼。

 

AR:从业20多年来,您一路从美国到香港再到中国大陆,负责的工作范围从大中华区、到东南亚,还包括澳洲到新西兰,地域性转变的意义在哪里?给您、给公司带来了什么?


乔全生:对我而言,这是非常难得的经历,我是幸运的,也很珍惜这样的机会。虽然我的职业生涯从美国开始,而后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化和地域都工作过,各处对事情的看法不同,解决问题的方法也不一样。在不同地区去领导来自不同文化、不同专业的人,对我来讲是一件具有挑战性的事,也是对我个人非常难得的一个锻炼。同时,我一直抱着一个信仰,那就是真正的专业应该是不分国籍不分地域的。AECOM有这么大的专业人才库,我如何能够把不同的专业带领到各地,例如把中国的专业带到澳洲,把印度的专业带到东南亚,或者把台湾的专业带到新西兰。在人才交流的过程里面,让这些专业人员自身能够得到满足感,也因为他们跳离了一个习惯性的工作场所,而发现他们的专业能够在不同的地方发挥同样甚至更好的功用,这对他们是极具鼓励与启发性的。AECOM真正的大不是在于它的人口和营业额,而是在于它专业知识的信息量和处理复杂问题的专业能力。这种大就应该基于上下左右全方位信息和知识的流通,这是我一直努力在推广和推进的事。所以我希望要能真正地在亚太地区,或者超越亚太地区,跟中东、欧洲、美洲合作。这其实来自于易道当初给我的良好训练,虽然那时我仅负责易道的亚洲团队,但是我们跟欧洲,跟中东,跟美国都有协作。所以我希望把我年轻时所受到的熏陶,带到亚太地区或者AECOM里来。我们在整合收购的过程里面也有不同的专业进来,他们也在寻找更大的平台,如何能够让他们不仅认识这个平台,并且能够上到这个平台,能够有更好的施展,对我来讲将会是一件有成就感的事。我喜欢跟优秀的人才一起做事,也要跟比自己更聪明的人一起做事,这是我保持专业上和生活上的活力并且我保持不断吸收养分和成长的重要方式。从今年起我们在亚太区开始执行员工交流计划,由公司出资让经过挑选的亚洲和澳洲员工互换工作场所一年。我相信这样的文化需要用心去培养,而培养出来的文化将会使我们更强壮。

 


新加坡体育城的总体规划和景观设计将原有的国家体育场以及周边的水域和景观紧密地融为一体,并在场地上构筑出了一流的体育和休闲场馆设施。同时,规划和设计也为场地内外和周边的餐饮和零售服务以及公共活动创造出了有机的连接,并在包括水资源的利用等措施上遵循了严格的环境标准。

 


新加坡港湾可持续发展研究计划结合了城市规划、设计、交通、可持续能源使用、生态环境规划设计、节能建筑工程设计等等多专业的知识,以实现可持续发展模式的研究成果,从而为新加坡从一个港口城市转型为兼具平衡、多样性、可持续性发展的世界性城市提供有力战略支柱。



AR:面对亚太地区多元化的文化、民族、地域、宗教等,您怎么解决文化的差异,怎么跟不同的团队相处?


乔全生:我的态度基本上不是去“解决”文化差异,而是去“享受”文化上的差异,这是两个很不一样的概念。这无所谓解决问题,而是从了解进而认同文化上的差异。我个人对不同的文化是充满了好奇和感情的,所以我尽量避免用一个固定的思维模式来解决问题。不管是印度人,或者是新西兰人、马来人,我会去了解他们的思维模式,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解决问题。我认为只要在合规的条件之下,我们可以有不同解决问题的方法。吃饭一定用筷子吗?用刀叉不也挺好?用手也行啊。我觉得,都可以嘛。只要你能享受食物、享受吃的过程,不管你用筷子、用手、或用刀叉,都是解决进食的方法。重要的是只要你吃到了食物,享受了食物,整个过程是可以有不同解决方式的,这是我非常享受的。就像筷子,中式筷子和日式筷子的形状也不完全一样,韩国人的筷子更用了不一样的材质。在不同的状态下一定有不同的解决方式, 不要只去被动地适应,你一定要甘之如饴,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此一来,当地的员工和业主也更会觉得被尊重。对于各式各样的“不同”来说,我是非常乐在其中的,发现“噢,原来这样也行!”或者“是啊,这也是个办法!” 我觉得我是比较适合做这类事情的人,对我来讲它是一个享受与珍惜的过程,而不是焦虑地去想办法解决问题。

 

AR:聊一聊台湾吧。您最初离开台湾,赴美国求学,之后其实没有真正的回去工作生活过了。您有所谓的游子乡愁吗?


乔全生:没有。台湾对我而言是我的出生地,是我接受基础教育的地方,也有我非常熟悉的环境。我们现在在台北和高雄一共有近三百位员工,这两年在台湾也做了些重要的、成功的项目,最近在台湾也拿到了一些标志性的合约,我相信我们未来在这个市场一定会有很好的成绩。我在台湾长大,在美国念书、做事、结婚、生小孩。虽然我在香港住了近20年,但经常跑东南亚、印度和澳洲,近年也常在台北和高雄工作;我的父亲还住在台北,所以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游子乡愁。我很庆幸父母提供给我一个不同的生长与教育环境,给我很强的中国文化的依托。我非常珍惜在不同环境里工作与成长的机会,它们丰富了我的生命,成为充实我生活的养份。你问我跟台湾的同事在一起会更亲切吗?如果我答不会,台湾的同事一定很失望,但是事实上我每到一个地方,我跟当地的团队在一起时都会觉得亲切,也许这就是我的个性。在北京,在孟买,在悉尼都是我享受工作,享受团队很重要的一部分,都不能缺少,同样地重要。

 


台湾台中草悟道是台中城市绿带的重要组成部分,城市绿带规划与景观设计不仅创造了城市重要的“绿肺”,也实现了城市公共空间为市民提供休闲生活以及将社区同周边商业区连接起来的重要功能。


 

第三篇
积累与收获

 

AR:公司一直不断地在改变,对您个人,放在公司的环境下,您觉得您改变了吗?


乔全生:我肯定是不断在改变的。我现在的视角不会那么片面,我可以从更高的角度,更长远的角度来看事情。例如在一栋大楼前,在地面层看到的景物,跟从20楼、30楼看到的景物是很不一样的。我并不是说我目前的位置高所以事情就看得远,但是我现在处理事情就能够更全面,个性也更沉稳。我先前提到文化上的经验、人的经验、不同专业上的经验,这些都改变了我看事情的态度,也改变了我处理事情的方法。不断有新的挑战、不断处理更复杂的问题、不断需要有前瞻性的心态时,我肯定是在成熟,这也是一件让我觉得有成就感和开心的事。我一直在成长,这个成长就是改变。同时我觉得我比过去也更简单、更平静些。


AR:有没有什么是不变的?继承和保留下来的?


乔全生:不变的是我依然热爱我的专业。这对我很重要,如果我不热爱我的专业,我可能就无法撑这么久 (笑)。我的工作压力很大,处理的问题经常非常复杂,工作的时间也长,而跟家人相处的时间则非常短。如果我没有理想,没有激情,那可能就撑不了多远。我始终坚信我们正在完成一件无比伟大、无比让人兴奋的任务,我们在构筑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生存空间和生活场所,不管是桥、路、隧道、机场,或是建筑,或是公园,或是湿地,亦或是污水处理厂,其实我们正在经由我们的努力和激情来改变我们生活的空间和我们生存的状态。另外不变的是我热爱跟不同的人-有趣的人、有才华的人、有激情的人、和我有相同价值观的人一起工作,我更热爱培养对我们这个行业有热情有抱负的年轻人。这些都是不变的,也是让我一直往前走的重要原因。

 

澳大利亚黄金海岸布罗德布特公园总体规划与设计,通过对公园原有的景观进行改造,把各类活动、历史底蕴和当地水体相结合,打造出一片生机勃勃的绿色海滨。这里有美丽的海景,又邻近南港中央商务区,是整个城市关注的核心地带。项目先后获得了2010年澳大利亚建筑设计师协会昆士兰州城市设计奖、澳大利亚景观设计师协会全国景观设计奖等等多个荣誉奖项。


 

AR:十月份就任亚太区总裁后,您给全亚太区的同事发出了一封信,题目叫做“涓滴成海”。今天URS加入之后,面对这片更广阔的大海,如果只有一个期许,那这个期许是什么?


乔全生:我希望每个人在专业上都能有成就感。你的工作能不能给你成就感,能否让你看到自身在专业上的成长和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每个人在公司里每天都能有成就感,都能看到自己在专业上不断成长发展,这就是好的、理想的公司,就是能留住人的公司。如果一个人早晨起来不想去上班,在公司里非常没劲,那一种状态就必须尽快想办法突破。我们既然做了这个专业,工作的状态就很重要。我一直在追求如何给我们的员工一个很好的工作状态,一个很好的专业氛围,每个人能看到自己在专业上不断进步,不断自我突破, 这就是我的期许。

 

澳大利亚黄金海岸布罗德布特公园总体规划与设计,通过对公园原有的景观进行改造,把各类活动、历史底蕴和当地水体相结合,打造出一片生机勃勃的绿色海滨。这里有美丽的海景,又邻近南港中央商务区,是整个城市关注的核心地带。项目先后获得了2010年澳大利亚建筑设计师协会昆士兰州城市设计奖、澳大利亚景观设计师协会全国景观设计奖等等多个荣誉奖项。


 

第四篇
结语

 

AR:您一直以来跟媒体的朋友都有很好的互动。最近5年来,您也许没有通过媒体同大家像从前一样那么频繁地交流。但作为建筑和工程这个行业的前辈和领袖,在将来的工作中,您对我们所属的这个行业的媒体,有什么样的期许和建议?

 

乔全生:我一直相信媒体应该扮演一个教育工作的角色,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个行业。在今天这个信息与信息技术大爆炸的时代,我们传递讯息、沟通与交流的对象除了业界本身,应该更深刻地去与行业的决策者,比如政府,或是与我们的业主,甚至与我们服务和产品最终使用者的公众,去进行不同类型和层次的交流。我知道《建筑中国》一直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但是我希望整个建筑和工程行业的媒体能再往这个方向多经营一些,做得更深些,更广些。另外从长远来看,就是如何加强和国外信息的传递与沟通,如何能在国际行业上和知识话语权上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在这方面我相信国内建筑与工程界的媒体还有一段路要走。


AR:那么您对国内的建筑与工程业界又有什么期许和建议呢?


乔全生:现在国内整个大环境的发展和市场都跟3、5年前大不相同,我希望大家能更静下心来思考并且致力于专业的锤炼与成长,而不再寄望于抄捷径从而实现短期的利益。


AR:能举个例子吗?


乔全生:(笑)大家都知道易道在10年前加入AECOM,虽然易道这个品牌5年前在全球已经正式取消了,但是国内目前还存在着各式各样的“易道公司”,光是我们听说的就有“美国易道”、“纽约易道”,竟然还有一个公司用“易道”名称上市。最近又看到一则广告:“此项目由世界五百强AECOM旗下易道国际设计”,竟然把AECOM也拉了出来为“易道国际”造势,实在让人哭笑不得。我们刚完成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会议的会址--北京雁栖湖国际会都这个项目也有不相干的公司用来吹嘘自己的业绩。时代不同了,从业界,到业主、政府,乃至于公众,都应该认真思索,对专业有一个新的态度。

浙江杭州千岛湖别墅顶上作为高端住宅类建筑的代表,获得了深圳第十六届优秀工程勘察设计住宅类建筑设计一等奖。



AR:能否谈一下您平时是怎样放松的。


乔全生:睡觉最能让我放松(笑)!我之前也提过回家很重要,它也能让我放松。平时我喜欢看电影,什么电影都看,尤其是在长途旅程的飞机上。一部电影是一个集体创作,很多时候看电影会给我各种灵感,对我自己的创作能力也有启发。在我的孩子们还小的时候,晚上等他们都睡了,抽时间和老婆牵着手去看一场晚场电影是很浪漫的享受。现在小孩都大了,全家一起看场电影之后讨论电影也是一件开心的事。


AR:最近看了什么好电影?


乔全生:《万物理论(The Theory of Everything)》。一部谈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生平的传记片。其实我并不太爱看传记或是传记电影,但是这部片子很动人,谈的是对专业的激情与执着,以及如何克服外在与内在的挑战。


AR:谈了很多过去和现在,聊一个明天吧,关于退休。多年以后,您从AECOM退休了,在您退休party的庆祝活动上,您最希望听到的是什么?


乔全生:乔老板,您怎么这么年轻就退休啦?!


(完)

人物摄影:白瑞 / Mammoth Interactive



 

上一篇:杜昀:是态度不是技术
下一篇:专访瀚翔总经理 卢胤翰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