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Archina.com | 建筑中国
关注建筑中国俱乐部官方微信(微信号:arclub_com)或扫描二维码图片:
建筑中国俱乐部_微信
1.获取行业最新论坛、沙龙、展览预告;
2.获取世界最新经典案例信息;
3.获取行业焦点新闻和人物资讯。
频道本月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龚俊:在反思中前进


专访霍普建筑执行董事、总经理、设计总监 龚俊


发布日期:2013-07-02
我相信一个优秀的建筑师绝不仅仅只在艺术或是技术上有所建树,他还应该关注社会的进步和人类的进步。我想,只有通过不断反思社会存在的弊端,研究未来城市的发展模式,才能够做出真正适合未来的建筑。




媒体:Archina建筑中国网、《建筑中国周刊》

时间:2013年4月17日

受访人:龚俊 霍普建筑执行董事、总经理、设计总监

记者:顾茹彬

IMG_0820_副本
 
在互联网时代,人们渐渐开始依赖于虚拟社区平台,这种行为偏好上的转变与城市的空间格局之间正潜移默化地相互作用着。在本次专访中,霍普建筑执行董事、总经理、设计总监龚俊先生对此做出了详尽的解答。在他看来除了科技进步以外,现代主义思想执导的城市规划本身,也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过去人性化的生活方式。
 
《建筑中国周刊》:科幻电影里的未来城市总是形形色色充满夸张的想象,不知道在您这样一位建筑师的眼里,50年或者更久以后的城市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龚俊:我理想中的未来城市首先是充满绿色的,由于人口的增长呈不可逆转趋势,所以未来的城市很有可能会发展成一种垂直的绿色村落。其实最早的人居形式就是村落,后来村落渐渐大面积扩张,越来越多的功能融入进来,渐渐形成了现在的特大型城市。但是随之,这些特大型城市也带来了很多城市病,所以有一批建筑师包括我们在内就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叫做立体的垂直村落。
 
《建筑中国周刊》:说到未来我们不得不提互联网这个词,随着人们购物方式的转变,电子商务正在逐渐取代传统贸易模式,您认为在未来像购物中心这样的实体商业建筑是否还有大量存在的必要,它的出路在哪里?

龚俊:
解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可能要先谈一组数据。去年五一时网上大搞促销活动,之后的数据显示,那段时间整个网上购物的成交金额总额竟超过了北京实体商店的销售总额。这算是一个非常具有标志性的事件,意味着今天的网购已经不可逆转地替代了实体商业。

现在几乎所有从事实体商业的开发商、运营商都变得人人自危。我们作为一家专注商业综合体的设计公司,对这个问题也进行了一系列深入的研究。针对这种线下购物行为,我想首先还要思考另外一个问题,这种业态在一座城市中间究竟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难道纯粹只是购物的作用吗?如果我们将商业的作用和地位提高,让它变成一座城市的客厅,你会变得愿意在这里约见朋友、扩展社交,或是享受休闲的时光,我相信这些体验都是电子商务无法替代的。
因此我们一致认为,让休闲娱乐甚至文化展览等需求全部融入到商业综合体当中,加强体验性必定是未来商业的一个发展趋势。最近万达也正在推出他们的第四代城市综合体产品。
 
《建筑中国周刊》:第四代综合体和过去的区别在于哪里?

龚俊:
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把文化类的元素完全融入到了其中,我可以描述一下这个模型:假设做一个大型主题乐园,在它旁边就会配上购物中心,然后再加上电影院、博物馆等文化主题的配套设施。在武汉的楚河汉街,万达还专门打造了一个汉秀的秀场,请到世界著名导演马克·菲舍尔设计,创作了拉斯维加斯“O”秀、 澳门“水舞间”秀等作品。我相信这样一个事实佐证了加强体验、引入文化和旅游是未来商业发展的必由之路。

《建筑中国周刊》:
这种人们购物方式上的转变对霍普目前的商业项目有何影响?

龚俊:
这反而为我们创造了更多的市场机会。我一直坚持认为设计公司应该提前预判一些可能面临的危机,并寻找解决之道。之前我们也确实做过很多功课,对体验性元素如何融入商业项目我们也有很多研究成果,因此在面对这种变化趋势时,有备而来的我们自然就迎来了更多的机会。

《建筑中国周刊》:
互联网不只影响了我们的购物方式,很多时候也影响了人们的交友方式。有了虚拟社区以后,城市的空间格局会发生什么改变?
 
龚俊:一直以来我始终认为面对面的交流才是一种最佳的模式,但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迷上了虚拟的社交空间?我相信这其中肯定暗含了城市的许多问题,最终导致或加速了这种情况的出现。

具体来说,主要是因为城市所能提供给居民的社交空间已经越来越少。回顾一下城市发展的历程,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诞生的现代主义,它的思想确定了城市规划的总体大纲,限定了城市建设的变革方向。为了适应汽车时代的到来,城市里的大马路越来越多,那种倡导步行的人性化小尺度空间的城市布局彻底遭到破坏。所以习惯饭后溜溜马路的中国人、喜欢在广场上喝喝咖啡的欧洲人,他们的需求都无法再在车水马龙中得到满足,实质性的社交行为也就被压制了。而为了功能分区,不少城市被人为分成CBD区、工业区、居住区和文教区,导致所有居民每天上下班必须跨越几大区域,又造成交通上的不便。现在北京和上海的情况都比较严重,北京不管怎么限制车牌怎么拓宽道路始终都无法解决极度拥堵的状况,要解决这些问题,必然涉及到城市整体规划的修改和调整。

《建筑中国周刊》:
所以,人们的虚拟社交行为实际是一种被动的转变?

龚俊:
当然两方面因素都有——一方面科技进步必然会创造一些良好的条件;另外一方面我们的城市确实犯下很多错误,把大家往这个方向加速推进了。然而说到底,虚拟社交的风靡是好是坏,是促进还是阻碍了社会的进步,可能还需要等待时间来定夺。

《建筑中国周刊》:
既然我们开始意识到城市社交空间的问题,那么如何在设计和规划中尽可能去缓解它?

龚俊:
这也是我们一直在研究的课题,我们称之为“TND模式”,应该说几十年前西方一些学者就已经开始关注新城市理论方面的研究了,宗旨就是反思如何实现传统社区的回归。其中提到几个非常关键的设计要素:第一,在功能分区上更加强调城市的复合型,这意味着不用在一个层面上过于明确几大区域,而是用许多个微城市组合成一个大城市,这样人们就免去来回奔波了;第二,更加注重以人为本,倡导步行的权利,为此需要提高街区的密度,释放理想的散步空间;第三,恢复建筑物的文化属性,由于现代主义强调功能决定形式,忽略了建筑本身还承担着传承文化的重要责任,所以千城一面的情况也日益严重;另外还有方方面面,我在这里就不一一详述了。

《建筑中国周刊》:
今天我们发起了一场建筑师与未来城市的对话活动,但事实上未来城市究竟何去何从,更多的责任还在下一代更年轻的设计师肩上。因此,我们希望您能借此机会对他们建议或者呼吁。

龚俊:
首先,我们的客户到底是谁?大家都知道,建筑设计是一个服务型行业,狭义上理解我们的服务对象是开发商或是甲方,但是广义来说我们的服务面向的是全体使用者。如果做的是住宅设计,那么服务对象就是居民;如果做的是办公设计,那么服务对象就是办公室人群。当你想清楚这个问题,我相信你就具备了设计师的基本素养——社会责任感。
然后万事本着这样的一个原则去思考,我相信一个优秀的建筑师绝不仅仅只在艺术或是技术上有所建树,他还应该关注社会的进步和人类的进步。我想,只有通过不断反思社会存在的弊端,研究未来城市的发展模式,才能够做出真正适合未来的建筑。

上一篇:专访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副总裁 曹嘉明
下一篇:田宝江:城市规划师——站在未来看现在

 
 
 
 
 
相关评论